斯蒂芬·茨威格,奧地利著名作家。提到他,我們首先想到《象棋的故事》和《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》等優秀小說。今天我向大家介紹的《人類群星閃耀時》一書是他的一本歷史傳記名作,通過10個歷史瞬間,用獨特的視角向讀者闡述了歷史發展的不確定性和偶然性。書中引用的大量事實也向我們呈現了一個真相,那就是:一個小小的決定,往往會影響人類文明的走向。

    讀歷史類書籍,我有我的方法。首先瞭解背景,然後分析過程,最後將結果放到歷史中總結得失。但在讀這本書時,我的這套理論竟然全然沒有用處。因為它無時無刻不在用諷刺的口吻向你表達著什麼叫“一系列偶然”。比如這個故事——發現太平洋。

    哥倫布第一次發現美洲歸來,在向西班牙國王介紹新印度時,謊稱那裡遍地金粉。他的狂熱和謊言使人們變得如醉如癡,很快,就組建起了第二次遠航的龐大艦隊。由於消息極具誘惑性,除負債者之外,很多落魄者、逃亡者都來報名參加艦隊。然而現實是殘酷的,他們沒有得到哪怕一點金子,反倒把土著攪得不得安寧。當地執政官只好另行組建一支探險隊向美州大陸駛去,一來可以讓這些不安分的傢伙有事做,二來也可以圖個清靜。這時主人公巴爾博亞出場了,他是以偷渡客的身份出現在船上的,是不是很諷刺?就是這個連混混、渣滓都不如的負債者第一個發現了太平洋。說起來這是一個偶然事件,由於他的偷渡者身份,船長恩西索決定把他放到最近的一個海島上自生自滅。但這時,一艘逃難船帶來了一個極其糟糕的消息,他們的目的地發生了暴亂,司令官已乘船逃走。這下看起來問題就變得簡單了,只剩下一個選擇——返航。就在這危急關頭,巴爾博亞突然站了出來。他聲稱瞭解美州全部海岸,可以帶大家去一個新的定居點,而不是無功而返。天知道他出於什麼目的,可笑的是,所有人竟然贊成了他的主意。

    到達定居點後,巴爾博亞武力取代了西班牙政府任命的總督,成為這塊殖民地的主人。為逃避西班牙當局的審判,1513年9月1日,巴爾博亞開始逃亡,開始了他向不朽的事業進軍。他先是經受了巴拿馬地峽的濕熱考驗,後又擊退了當地土著的進攻。9月25日,一個土著俘虜指著一座遠處的山峰對他說,從山頂上能望見一片尚不為人所知的南海。巴爾博亞立即下達命令,出發,佔領那片海!至此,南海,也就是太平洋第一次出現在了人類的記載之中。

    可悲的是,當他把這一蓋世奇功向西班牙國王彙報後,國王派來表彰他的新總督嫉妒他的偉大成就,堅持追究早先他驅逐總督的責任。誘騙巴爾博亞入城商談,將他送上了斷頭臺。

    故事敘述起來很簡單,但其中帶有宿命色彩的一系列偶然,卻推動著事件的一步步發展。如果哥倫布不吹噓新印度遍地金粉,巴爾博亞也不會偷渡加入艦隊;如果不發生暴亂,艦隊也不會改變航線;如果他服從總督的指揮,就不會逃亡,更不會死亡,估計也就不會發現太平洋了……

    說到這兒,又回到了今天的主題,歷史是由偶然性決定還是由必然性決定?辯證唯物主義認為,現實世界中的任何事物、任何關係、任何過程都具有必然和偶然的雙重屬性。必然性總是要通過大量的偶然性表現出來,沒有純粹的必然性。在上文中,我們不難看出:太平洋是客觀存在的,它的被發現是歷史的必然;而被誰發現,又通過何種途徑被發現則具有很大程度上的偶然性。在研究歷史時,我們不能拋開偶然性去追究必然性,也不能只停留於考察個別物件的偶然細節,而是要透過大量的偶然性揭示其中的必然性。

    最後,我用氣象學中一個著名的蝴蝶效應理論作為結尾,“一隻蝴蝶翅膀偶然振動,也許會引起一場龍捲風。”我想這也同樣適用於歷史的研究吧!(李丹)

  • 友情鏈接
今日訪問量:9767   總訪問量:15512323  
Copyright © 2006 rights reserved 河北港口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聯繫電話:0335-3092114
地址:唐山市曹妃甸工業區(三加)金島大廈D座 郵編:063200 網址:http://www.gerameli.com

工信部ICP備案號:冀ICP備09049066號-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冀公網安備:13030202000304號